EAWLC stories: Kai Black and Canada in music 东西联学社嘉宾故事之 Kai Black与“音乐中的加拿大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作者:汪洋
          Kai是我去年五六月间碰到的。那时我在上一门radio broadcasting的兴趣课,老师请了他来演讲。他在讲座最后播放了一个自己制作的广播小品,讲述小时候父母互不说话,父亲经常在家中放一首“让我走吧”的歌。长大后有一次和朋友去k歌,他唱了这一首,朋友们纷纷叫好。他第一次知道自己唱歌还不错,但其实也许只是因为这歌萦绕在他记忆里太深,让他太有感触而已。故事很短很简单,因为真实,在音乐中变得格外动人。Kai有视障,事业上倒并未受到多少影响,现在是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的音乐制片总监,开创了很多有影响力的节目和音乐节。他身边都是生龙活虎好手好脚的人,平时很少能接触到残障人士。有一天,他想到这个问题,就抓起电话打到CNIB(加拿大最大的盲人机构),了解其他盲人的生活和工作状态,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。后来他在CBC推动设立了CAPE项目,每年招收几名残障人才带薪实习,帮助他们积累工作经验。我当时并没有跟他交流,但印象深刻。Kai让我想起Tuesdays with Morrie这本书里的Morrie。他们都出身于有缺憾的家庭,缺少爱的环境,但并没有落入恶性循环,反而长成一个特别富于爱心的人。
         夏天里我给他发去一封邮件,介绍东西联学社,邀请他来做嘉宾。结果立刻得到一个自动回复,说他正在一年休假中,有急事请找某某某。我心想这个“一年休假”是个啥?难道他也有教授们的sabbatical,要云游一年才会回来?不管怎么说,我的邀请多半没戏了。出乎意料,第二天收到了他本人的回复,感谢我热情洋溢的邀请信,说他觉得我们做的事很棒,他愿意来做一个义务嘉宾。我开心坏了。后来在与他的聊天中,曾好奇地问他是不是有中国血统?因为“Kai”听上去太像一个中国名字了。他说以前也听人说起过,但其实他是葡萄牙裔,“Kai”在夏威夷语里是海洋的意思。我跟他开玩笑,说既然你是制片总监,就没我什么事了,一切后果由你负责。他说放心,我一定拿出一台好节目。秋天的时候,他来到我们的对话节目,分享人生故事、工作经历、他的制片作品等。我很感动。他和妻子工作都很忙,家里还有一个小朋友需要照顾。我很少联系他,怕占用他的宝贵时间。但他还是花了不少精力,用制片人的才能和专业精神,在一个周末的晚上,给我们贡献了那样一场精彩的讲座。而我们只是一个本来素不相识的小小的公益组织。感兴趣的可以去我们的YouTube频道上看讲座录像。

         正是在这次对话中,Kai讲道CBC面对全国的学校发起Music Class Challenge项目,鼓励学生老师排演加拿大歌曲,参与竞赛,加强学校的音乐教育。这给了我灵感。我对音乐感兴趣,但不熟悉,对加拿大的音乐历史和现状就更加不了解。如果有机会接受音乐教育,加强对加拿大音乐和文化的了解,那就太好了。如果是免费的,对新移民来说就更好了。于是我提议Kai和我们合作,为移民社区开展一个音乐教育项目。他思考了一会儿,答应了,并且担当起总指挥的职责,找到相关资源,建议从原住民音乐开始。这个资源其实是对公众免费开放的,但如果不是他介绍,我们不会知道。Musicounts是加拿大录制艺术科学院以及最高音乐奖项Juno Awards旗下的音乐教育机构,网站提供大量优质的音乐教育资源。他们刚刚上线一个原住民主题板块,Kai当时正要和他们合作,在CBC制作相关节目。我们近水楼台先得月,搭上这趟特别列车。从去年10月开始,我们一起组织策划讲座,Kai和几位会员义工多次分别开会,确定内容,指导她们如何更好地呈现、演绎讲座。他还担纲主持,介绍并评论相关音乐作品,回答观众提问。以上这些工作,他和我们的会员一样,全是义务的。
         上周五,5月6号晚上,第一期终于开幕。整晚下来,怎么说呢,我被惊到了:原住民在加拿大的历史遭遇,人们的诉求与心声,音乐的种类、风格,获奖歌手Jeremy Dutcher把土著民谣融合进美声音乐的创新以及他美妙的歌喉……Kai、Lily和Agnes的分享、介绍和视频片段有机地结合在一起,交相辉映,张弛有度,强有力地抓住了我的心,让我不想错过每一个或感人或美妙的时刻;中间的5分钟休息和最后的开放环节里,大家通过提问互动,讨论了一些很有意思的问题。比如:Kai的孩子在听完原住民小孩被抢走、远离父母的故事后,吓得很长时间不敢自己睡,怕睡着了以后被什么人带走了。我们就此讨论了接受原住民历史教育的必要性,以及在什么年龄阶段接受这种教育比较好的问题;再比如非原住民在艺术创作中,如涉及原住民的艺术元素,该如何避免落入“文化侵权”这个当下比较敏感的领域,等等。总之,这样度过一个周五的夜晚太享受了。
         5月13号晚上,Kai和另外两位会员义工–胜男和Jovial将介绍另外几位当代原住民歌手的作品和相关历史文化;最后还将由原住民歌手Tara Williamson带领我们学唱她自己创作的歌谣。

         说到我们这几位会员义工,他们来自各行各业,有Richmond Hill一家Toastermasters Club的主席,有Markham 12年级的高中生,有Toronto的人力资源白领和口笔译的自由职业者。Kai对她们赞扬有加,说她们个个聪慧,都比他强。哈哈,东西联学社的会员们确实各具才能,又都热心公益,才会从天南海北自愿加入,走在一起为社区做点有意思的事,自己也乐在其中,比如做这个“音乐中的加拿大”系列节目,其实我也想跟Kai学两首,无奈被他拒绝参与他们单独的讨论和排演,他跟我说,如果我想要参与,只有等下次志愿者机会了。这让我又好奇又期待,想看到他们出品的节目是什么样的。事实证明,Kai是一个功力深厚的音乐制片人,一位良师益友;他对几位会员的表扬也绝非谬赞。
         现在,就等着参加13号晚上的这场活动了。上一场的开场介绍,自我感觉还算精炼,这场介绍似乎更具挑战性,因为也不想太重复上一次讲过的,我需要再想想……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